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欢迎来到凯发娱乐科技有限公司!

已阅读

老伴突然离世,留下神秘铁盒,儿子拿到后竟将80岁的继父赶出家门

作者:admin      来源:admin      发布时间:2022-02-27
html模版老伴突然离世,留下神秘铁盒,儿子拿到后竟将80岁的继父赶出家门

80岁的罗致道老人是一名退休职工,有一儿一女,原本家庭和睦生活无忧,可是自从2014年老伴突发疾病去世后,他就被儿子赶出了家门。

造成这一切的根源,就是老伴生前留下的铁盒子。

罗致道老人说,铁盒子里放着不可估量的财产,有房产证、土地证还有24万元的存款和40多万元的借据。

当时忙于老伴的后事,他将铁盒暂时交由儿子保管,没想到再也要不回来,儿媳的态度更是恶劣,直接让他“滚出家门”。

老人拿出一张房屋调查表,上面显示儿子居住的房子产权人是老伴,他是房屋共有人,如今他却只能暂住在女儿家。

事到如今,罗致道后悔不已,多次索要未果后,他和女儿罗晓文一气之下,将儿子告上法庭。

在等待法院判决之余,老人请来记者,想先讨个说法。

一,兄妹见面,吵得不可开交

女儿罗晓文告诉记者,大哥居住的房子一共2栋楼,总计600多个平方,是母亲在世时和父亲一起修建。

让她心寒的是,这么大的房子,就没有老父亲的落脚之处吗?

来到儿子阳波家,只见大门紧闭,罗致道老人用钥匙转了半天,也打不开大门。

见此情形,女儿罗晓文怒火中烧:“他把锁换了,意思就是父亲没资格回来了吗?”

家里无人,罗晓文带记者来到不远处的市场,大哥阳波在这里做建材生意。

店里只有大嫂抱着孩子,并未见到阳波的身影。

姑嫂俩一见面就剑拔弩张,你一言我一语,很快扭打在一起。

就在这时,阳波赶了过来。

看到父亲和妹妹,他也没有好脸色,指着两人威胁道:“房子就是我的,你再闹就试试看!”

罗致道老人好言好语,请求儿子把铁盒和两栋房子还给他。

女儿罗晓文的脸已经被大嫂抓花,看到大哥更是气不打一处来,她冲上前去:“你有没有良心,你是谁养大的啊!”

阳波:“我在阳家长大的,这房子是我妈建的,地基也是我生父的!”

兄妹俩越吵越凶,罗致道老人站在两人中间,不停地推开女儿,生怕儿女们打在一起。

记者见状,只能带罗致道父女先行离开。

那儿子阳波口中所说的生父,又是怎么回事呢?

二,继父养大继子,反被继子“算计”

原来阳波并不是罗致道的亲生儿子。

阳波的生父早年去世,1981年母亲带着4岁的阳波嫁给罗致道,婚后又生下罗晓文。

罗晓文告诉记者,大哥阳波虽然不是父亲的亲生儿子,但是父亲对他视如己出,将他拉扯成人。

小时候,父亲每天要做3次早餐:6点给大哥阳波做饭,7点给她做饭,7点半再给母亲做饭,最后再骑车出门上班。

让罗晓文记忆深刻的是,父亲罗致道早年在林业单位上班,为了让阳波顶班成为正式工,父亲提前3年退休。

“当时单位效益很好,退休后工资会少一大截,就算很多亲生父亲,也未必愿意为了儿子提早退休吧?”

罗晓文的母亲善于理财,80年代在老家养猪种田,90年代又在信联社当协储员,四处拉业务,而父亲则负责记账做财务。

在父母的苦心经营和勤俭持家之下,他们家成了当地最早的万元户。

铁盒子里,是父母积攒了一辈子的积蓄。

母亲去世后,为了公平,父亲拿出铁盒,把她和大哥叫到一起,商量着以后如何分遗产。

当时全家人忙着母亲的后事,父亲暂时把铁盒交给大嫂保管,没想到大哥大嫂再也不肯归还。

不久后,罗晓文发现母亲的社保被大哥陆续取走,她打出一份社保记录,上面显示母亲去世后2个月内,大哥将钱全部取光,总计47884.6元。

紧接着,罗晓文还打听到,铁盒内两本存折上的20多万元存款,也被大哥取走。

得知继子悄悄转移财产,罗致道老人气愤不已:“我被阳波背叛了!他盗窃我的财产!”

事已至此,他决定与继子阳波恩断义绝。

对于大哥的做法,罗晓文也是失望至极,她表示既然哥哥如此绝情,那她就要帮父亲夺回属于他的权益。

难道阳波真如妹妹所说,转移财产,并对养育他成人的继父置之不理吗?

这中间又是否有其他隐情呢?

三,继子阳波认为,房产和存款理应归他

为了解更多情况,记者约见阳波夫妇,没想到夫妻俩爽快地答应了。

记者请求在室内采访,儿媳看到公公和小姑子也在场,当场拒绝:“姓罗的不准进我的家门!”

阳波解释道,母亲在世时他就和妹妹多次争执,妻子还因此受过伤,所以只要妹妹在,他绝对不会让继父和妹妹进门。

夫妻俩说,在外面接受采访更合适,这样邻居也能做个见证。

“老人为什么说儿媳让他滚,不让他继续在家居住呢?”

阳波:“这种情况不存在!”

妻子反问道:“你们不想想,他是长辈,我做儿媳妇的说一句滚,他就真的滚吗?”

“那到底说没说呢?”

“我可以对天发誓,我没说过!”

既然如此,又为什么又换掉家中门锁,不让老父亲进门呢?

阳波说,是因为父亲三番五次跑到隔壁,扬言要搞S他全家,为避免家中3个孩子受到伤害,这才换了门锁。

面对记者的发问,阳波对答如流。

至于房子,他表示理应归自己所有。

因为地基原先是他生父的,母亲和继父只是借住,后来拆掉旧房建了新房,如今母亲已经去世,继父没理由继续“霸占”阳家的房产。

不过阳波心里也明白,是继父将他抚养成人,对他有养育之恩,他也承诺过会为继父养老送终。

如果说阳波认为房子属于阳家祖产,那他又是否取走了母亲的社保和全部存款呢?

要知道按照法律,这笔钱应该由他和继父以及妹妹共同继承。

对于取钱一事,阳波大方承认,2本存折上的20多万元确实是他取走的。

“以前我妈看病花了1万多,丧葬费十几万,都是我垫付的。当年房子装修时我也出了一部分钱。”

在阳波看来,存款原本就是母亲留给他的。

虽然存折不是用他的名字开的户,但是密码却是他的生日,也只有他一个人知道。

妻子也理直气壮:“很明显这笔钱是婆婆留给我们的,不然为什么他们父女俩不知道密码呢?”

对于这种说法,继父和妹妹又是否会接受呢?

这时,罗晓文提出和大哥去邻居家单独谈谈。

罗晓文企图劝说哥嫂顾念亲情:“平心而论,我对你们一家人如何?”

大嫂局促不安,却也直接承认:“没有铁盒子之前,我们感情确实挺好的。”

“如果我想打钱的主意,还会让父亲把铁盒交给你吗?”

大哥阳波毫不领情:“因为你不知道密码。”

罗晓文说,早在2005年母亲因肿瘤住院手术时,就已经把所有存折的密码告诉了她。

可是不管阳波如何追问,罗晓文始终没有说出密码到底是多少。

一番交涉无果,兄妹俩再次闹得不欢而散。

四,女儿罗晓文受到非议

罗晓文从小就像母亲,强势能干,是某单位的主任,同时还开了几家母婴店。

反观大哥阳波,却是碌碌无为,让母亲总是担忧,所以从小到大,母亲都让她多帮助哥哥。

如今面对大哥阳波的固执,罗晓文很是失望。

罗致道一家的遗产风波,也引来邻居们的关注和议论。

邻居们透露:“以前一家人的关系很好,兄妹感情也不错,老父亲罗致道喜欢平静悠闲的生活,阳波夫妻老实本分,对继父很好。”

自从罗致道的老伴去世后,一家人就闹得不可开交。

邻居们认为,造成如今的局面,皆是因为罗致道受到女儿罗晓文的指使。

在大家看来,房子本就是阳家祖上传下来的,理应归阳波继承,罗致道实在不该跟儿子抢房子。

可是事实真是如此吗?

记者咨询了律师,律师表示,虽然地基归属于阳波生父,但是拆掉重建后,产权人是罗致道的妻子,就属于夫妻俩的共同财产。

妻子既然去世,属于妻子的一半应该按遗产进行分配,子女和配偶都有继承权。

根据法律规定,罗致道老人理应占有房子最大的份额。

那阳波又是否会妥协呢?

几天之后,阳波主动将记者约到家中。

阳波带记者来到他在一楼为继父准备好的房间,平博国际彩票,衣柜里挂满了父亲的衣物。

他再次表示从来没有忘记父亲的养育之恩,会为父亲养老送终。

阳波的妻子拿出让一家人分崩离析的铁盒子,里面的房产证和存折不见踪影,只剩下一堆欠条。

每张欠条上都详细记录了借款人的信息,以及本金和利息,阳波表示会将债务一一追回来。

接着他拿出几张陈旧的纸,母亲在上面密密麻麻地记下了每一笔开销,包括与继父、他以及妹妹往来的账务细节。

“2010年8月15日,我过60岁生日,儿子给1500元,老头给2000元,文文一分没给。”

这些记录,原本是阳波母亲勤俭持家的证明,没想到如今却成了一家人对簿公堂的证据。

五,继父不服判决,决定上诉

在法院判决前,阳波决定主动找继父谈谈。

父子俩一坐下来,罗致道老人脸上露出久违的微笑。

阳波表示想接继父回来,住在一楼时,罗致道老人却说,已经住惯了二楼。

阳波解释道,二楼在装修,再加上父亲已经上了年纪,住一楼更合适。

面对继子的再三邀请,罗致道老人不置可否。

从父子俩的交谈中可以看出,不管他们之前关系如何,却因为官司的存在,感情中间隔了一道鸿沟。

罗致道老人主动谈起了这场官司,他瞬间哽咽:“阳波,你是我从小带大的……”

“不管如何,我想告诉你一句话,我绝对不会害你,也不会让你为难。”

父子一场,30多年的相伴,如今却对簿公堂,罗致道老人不再多说,只表示一切等法院判决出来再说。

2015年12月,当地法院给出判决:属于妻子的一半房产要作为遗产分配,罗致道老人要想拿到房子产权,需要支付儿子阳波136000元,支付女儿罗晓文131000元。

在法院的门外,罗致道老人拿着判决书,气得双手发抖:“存款呢?钱应该从财产里出,为什么让我额外拿钱呢?”

他认为房子本就是他的,不该向子女支付额外的费用。

接着老人像是想到什么,破口大骂:“阳波这个不孝子,他做假流水欺骗法院!”

这时,罗晓文将记者拉到一旁,说出了自己的想法。

母亲一生要面子,可是哥哥总是让她失望,所以罗晓文从小就认真读书,凡事做到最好,希望成为母亲的骄傲。

可是哥哥的不孝加上周围人的推波助澜,让如母亲一般坚强的她,心理防线已然崩塌。

她说,“很多人认为我不该和大哥阳波打官司,好像爸爸虽然还活着,但是不应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。”

“也有人认为我帮忙到处跑,是为了自己的利益,其实不是的。我就是想帮父亲求一个公道,毕竟现在他能指望的只有我了……”

故事的最后,罗致道老人表示要上诉,争取自己该得的权益。

一家人难免再次对簿公堂。

写在最后

一个铁盒子,或者说一笔巨额遗产,让原本和睦的重组家庭走向决裂。

这个结局,未免让人唏嘘。

有人指责继子阳波太过贪婪,霸占了继父和妹妹该得的财产;

也有人指责罗晓文不怀好意,嘴上说得冠冕堂皇,忙前忙后还不是为了和哥哥争遗产。

在我看来,“忙前忙后”的罗晓文,就算怀有私心,但她是为父亲和自己争该得的权益,何错之有呢?

对此,大家是如何看待的呢?欢迎在评论区交流~

我是@米粥的阅读时光,热爱阅读,随时分享人生百态,欢迎关注!

欢迎点赞、评论与转发,您的喜欢,是我继续创作的最大动力!

相关的主题文章: